貿協董事長黃志芳︰邀年輕世代前進東協、南亞


黃志芳表示,貿協最重要的任務是幫台商打通「最後一哩路」,在當地做到生意。在大戰略底下,也有配套的戰術作法。(自由時報提供)
 

外貿協會是台灣開拓國際市場的超級戰艦,過去八年大多停靠在中國。黃志芳從總統府轉任貿協董事長,喊出「大航海」口號;上任五個月,這艘戰艦左滿舵向南,已前進到印尼和印度。黃志芳接受本報專訪,並邀請台商和年輕世代,一起大航海,賺全世界的錢。
 

問:貿協推動新南向,整體規劃為何?有無初步成果?新南向的作法和過去有何不同?
 

答:我們的大戰略是「前進南亞 經營東協」。舊南向是把東協當做生產基地,新南向不同,這次我們把東協和南亞視為台灣內需的延伸,推銷產品和服務,不一定要去投資設廠做加工出口。舉例來說,若我們幫台商找到適當的合作夥伴,例如把電子商務開發好,就能透過跨境電商把台灣產品源源不絕賣過去。
 

貿協最重要的任務是幫台商打通「最後一哩路」,在當地做到生意。在大戰略底下,也有配套的戰術作法。我們在東協和南亞有十二個駐點,這些前線單位,可提供市場分析和政經人脈。在台北總部,也成立多個相關編組。舉例來說,台商若有問題不知道找誰,就先找我們的國際行銷諮詢中心,這個單位都是駐外經驗豐富的資深同仁,專門替企業把脈,或轉診解答。我上任後也成立清真中心和印度中心,想前進穆斯林和印度市場,可來這裡諮商。節能或環保產業,就找綠色貿易辦公室;另外還有協助醫療南進的服務業推廣中心。
 

印尼首發 建立台灣形象

問:新南向的首發在印尼,這個國家的特色是?市場機會有哪些?
 

答:印尼早在十七世紀就因物產豐富引起「香料戰爭」,讓歐洲各國為了搶胡椒、豆蔻大打出手,可見天然資源豐富。它目前人口二.五億,全球第四大;國土東西相距五千多公里,比美國還寬,還有一.七萬個島。印尼包容度很高,國家的格言是「求同存異」,因此宗教百花齊放,佛教、印度教、華人信仰,都在這裡生根發展。
 

把台灣的優勢產業,例如綠能、食品加工、養殖、資通訊、精準醫療、農業等等,投放到這樣歷史文化和天然資源都豐富的市場,揮灑的空間相當大。像五月初我們剛去印尼辦了新南向的第一場「台灣形象展」,印尼工商部就對台灣的咖啡紗和行動輔具很感興趣,因為他們是咖啡大國,若能把咖啡渣變黃金,是很大的加值經濟。
 

展覽期間,我們也初步取得立竿見影的成果,包括跟印尼市占七成的媒體集團MNC達成協議,在它的電視購物頻道上販賣台灣產品;與當地購物網站Bilibili合作設立台灣館。接下來還有水產養殖、智慧醫療的合作。因此新南向是「台灣形象展」先行,將我們優質的產業和文化完整介紹給當地,後續再依個別產業或商機,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戰力。
 

問:印度有十三億人口,市場很大但門檻高,過去讓台商卻步。你怎麼看這市場?
 

印度盛宴台灣不能錯過

答:我今年初親自去印度考察,開車從孟買前往工業大城蒲內,五小時車程,有一半時間,公路兩旁興建中的住宅或商辦,一棟接一棟,沒有停過,我只能用「震驚」兩個字來形容。我也到了印度另一大城阿米達巴,它位於穆迪總理過去做省長的古吉拉省,以友善外資聞名。那裡規劃一個新都心造鎮,光是我參觀的單一建案,就要蓋卅萬戶住宅,樣品屋還有水岸及花園,與大家刻板印象中髒亂落後的印度,有天壤之別。我舉這些例子是想說明,建築業是各行業的火車頭,如果它的熱度都那麼強,接下來更是值得期待。
 

印度總理穆迪二○一四年競選時,政見之一是興建現代化公共廁所,隔年他一上任,財政部就撥預算在全國蓋六千萬個公廁。這對台灣的陶瓷、衛浴、水五金,商機很大。另外,目前全印度還有三.五億台映像管電視,等著被新式的LCD電視取代,是台灣面板供應鏈的龐大出海口。
 

印度商機這麼大,過去被視為畏途,主要原因有二,一是刻板印象,二是經濟爆發力還沒出來。首先,大家的刻板印象是印度的市場特性相對複雜,它有廿九個邦和行政區,語言和稅則都不一樣,因過去實施社會主義經濟,市場保護程度也高,另外飲食習慣和衛生條件都相對是「非舒適圈」。但這個市場對台商來說是高門檻 ,對各國外商何嘗不是?大家立足點一樣。而且別忘了,它北部一個邦,就相當於一個泰國市場,把一個邦的生意做好,就不得了了!
 

其實過去廿年在印度的台商,有成功也有失敗,失敗的原因各不相同,但成功的共同點之一是在地化管理。例如台達電就做得很成功,機械龍頭友嘉也是。前人的經驗值固然重要,但不一定適用,因為現在印度的經濟條件已經不一樣。
 

十年前,印度的經濟爆發力還沒有展現出來,但穆迪總理上台後,全國上下一心拚經濟的決心很明顯。我去年和今年都到印度考察,感覺很像台灣卅多年前經濟開始起飛的樣子。國內輪胎大廠正新,今年初才在古吉拉省投產,訂單已接到二○一九年。光是機車的需求,印度每年就有六千萬輛。
 

我並不是要過度美化印度,但各種跡象顯示,它一定會成為經濟強權。我常用一句話形容,印度這場盛宴已經開始,台灣不能錯過。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、中國,很多國家多年前在印度佈局,台灣要加緊腳步追趕。
 

問:新南向政策已在國內業界掀起熱潮,但即使成功,短期不見得立即反映在國內GDP上,這對需要政績來爭取四年一任的執政黨來說,有幫助嗎?
 

唯一出路 向外賺世界財

答:我上任就表明,外貿協會唯一的績效考核指標(KPI)就是讓業者有感,讓年輕人覺得有機會、有希望。大家一定要認清:台灣是內需市場小、天然資源缺乏的國家,而且在國際社會上相對被孤立。我們唯一的出路,就是像大航海時代的英國及荷蘭,到全世界賺錢,把財富帶回來台灣。
 

日本有一.二億人口,它的內需比台灣大很大,但它從沒有滿足於國內,還是拚命在全球佈局,努力貫徹航海精神,所以在全世界各個角落,都可以看到日本的深耕。也因此,日本是一個國民生產總值(GNP)遠大於國內生產總值(GDP)的國家。台灣也是一樣,內需更小,更要勇敢走出去,如果企業能夠賺錢,能夠獲利成長,就是最好的政績,不論是在國內顯現,或是透過新南向及全球市場達成,都可以。
 

我也要邀請年輕的一代,勇敢地跟貿協一起去大航海,找回六○、七○年代上一輩台灣人往全球打拚的精神,因為這是台灣唯一的路。
 

問:貿協把重兵押在新南向,全球其他市場還有持續佈局嗎?
 

答:雖然現在優先推動新南向,但我們每一個市場都不放棄。歐美、中東、甚至台灣人很熟悉的日本市場,貿協也有專案小組在進行。時空條件改變,日本近年有很大的商機值得開拓,等進度成熟,再向大家報告。
 

黃志芳小檔案

現職︰外貿協會董事長

學歷︰台南一中、台大政治系

經歷︰總統府副秘書長、外交部長、總統府新南向辦公室主任